首页 > 调查 > 内容

靑海省祁连县:法院一纸判决书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谁是幕后黑手?
发布时间:2018-4-25 11:12:58   作者:不详

2017年4月, 祁连县人民法院受理了一件看似普通的《房屋合同租赁》纠纷案。原告是出租方祁连县永固建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固建安】,被告是承租方投资人董女士,原告诉讼请求依照租赁合同约定被告补交拖欠房屋租金及滞纳金,违约金并承担违约责任腾退房屋。在庭审过程中,董女士认为原告隐瞒事实真相,出租房屋不是《房屋合同租赁》中永固建安所称的商品房,而是一栋由国家专项资金952万元修建的公租房,原告无权出租,也没有收取租金资格,原告属于合同诈骗,应赔偿承租投资方一切损失。

《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规定:公共租赁住房的所有人及其委托的运营单位不得改变公共租赁住房的保障性住房性质,用处及其配套设施的规划用处。 祁连县法院对国家专项资金952万修建的公共租赁住房,依据原告永固建安出具的和祁连县住建局私下签定的《配建公租房还款协议》就把整栋公租房判给永固建安公司所有,并且在判决书里称永固建安对该楼享用完全产权。祁连县住建局给当地开发商出售整栋国家专项资金建设的公租房是否涉嫌违法?

《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规定:住房城乡建设【住房保障】主管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工作中不履行职责,或者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祁连县人民法院竟然拿一份违规违法的还款协议作为审判依据,堂而皇之将国有资产流失到私人企业。该《还款协议》 是否合法有效?

靑海省祁连县:法院一纸判决书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谁是幕后黑手?

X

被告承租人董女士上诉到青海省海北州中级人民法院,中院主审法官认为原告与被告在2015年3月26日签定租赁合同,原告不具有出租楼产权,但到2016年11月10日祁连县住建局和原告永固建安公司签定的《配建公租房还款协议》是合法有效,认为永固建安公司已经于2016年11月10日取得涉案房屋所有权,产权明晰,无争议,该效力始于《房屋租赁合同》签定之时,所以原告与被告当时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合法有效,维持原判。海北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背离国家行政法规,进一步破坏国有资产防火墙。

被告承租人董女士对海北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判决感到无语,原告永固建安公司签定合同时,已经违背《合同法》中:1,以合同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2,损害社公共利益;3,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该《房屋租赁合同》无效。首先,祁连县人民法院和海北州中级人民法院依据判决的证据表面上似乎是合法的,其实他们出售整栋公租房给私企,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其次,案件中这份《房屋租赁合同》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规定:公共租赁住房是面向城镇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新就业无房职工和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供应;最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管理的指导意见》规定:公共租赁住房租赁合同期限一般为3至5年。永固建安公司与被告承租人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期限却长达9年,并且违反了强制性行政法规规定的承租人准入条件和强制性行政法规规定的租赁期限。

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查庭竟以被告承租人没有证据证明签订这份《房屋租赁合同》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而驳回再审申请,维持原判;并称原告永固建安公司与祁连县住建局达成出售公租房协议是否有效问题,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与本案无关。

一审二审判决依据的关键证据在纪委介入调查后,发现问题才不得不被相关政府部门依法撤销,被告承租人去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高院认定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若如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所言,与本案无关,那一审二审的判决依据是啥?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公共租赁房产判给私企,国有资产流失谁人负责?三级法院连环错判谁人纠正?

来源:http://www.chinashina.com/plus/view.php?aid=8818

上一篇:关于九江彭泽县监察局长张民军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反映
下一篇:福建民企老板侵吞股东5000万 连江经侦被指充当保护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