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内容

手机墙刷广告浏览量骗推广费 10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捕
发布时间:2018-7-3 16:19:12   作者:不详

2018年6月30日01:38 

“手机墙”刷广告浏览量 骗推广费

近日,深圳警方在广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内发现的“手机墙”。

警方在涉案公司仓库内起获尚未投入使用的二手手机。

该公司购置万部手机,设置“手机墙”刷出浏览广告注册的虚拟数据,骗取客户推广费用。深圳记者昨日获悉,经过近一个月的侦查,深圳警方近日在广州警方的配合下侦破该案,起获作案手机上万部。

目前,10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警方介绍,这是深圳警方破获的首起刷APP广告获利的“黑产”公司。

开发软件安装插件作弊疑骗取推广费

今年6月,深圳警方接到辖区一网络科技公司报案称,该公司客户投放广告费消耗巨大效果甚微,在与一家广告公司签署推广协议并交纳巨额推广费用后,发现其点击浏览量与实际使用情况存在巨大差距,怀疑该广告公司存在诈骗推广费行为。

“大量手机只有虚假浏览,但并没有实际效果”,据警方了解 ,网络科技公司还曾安装防作弊软件进行检测,发现点吉和浏览多来自于同一个IP,于是怀疑负责推广的广告公司可能虚构用户,骗取推广费用。

办案民警陈维介绍,由于该类案件比较少见,深圳市公安局网安大队、刑侦支队组成专案组侦办此案。通过调取公司后台数据,对大量手机用户下载数据进行分析后,锁定了可疑数据来源——广州市某小区内的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某网络科技公司)。

“手机墙”现形起获万部手机

在广州警方的配合下,深圳警方对某网络科技公司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在该公司二楼的两个房间内,竖着几个装满手机的“手机墙”。

“手机墙是我们形象的称呼。”陈维介绍,这实际上一排排两米左右高度的铁架子,每层摆放有10部智能手机,每个架子上摆放一百部手机,可以同时进行操作。

通过对手机进行检验,民警发现每部手机都在通过自动程序重复着获取广告,浏览广告运行软件的动作。在这些手机不断点击的广告内容中,报案网络科技公司投放的多种广告也在其中。

对某网络科技公司工作人员突审中警方得知,在同一小区内,该公司还有另外一个办公地点。“在这个办公地点内,我们发现了比此前办公地点内更大的机房和更壮观的‘手机墙’。”民警说,两地“手机墙”上工作的手机全部加起来合计有数千部,同时在两处办公地点仓库内,还起获了大量未投入使用的新手机和二手手机,所有手机加起来共计上万部。

在某网络科技公司,警方控制了刘某、张某等35名涉案人员。经审讯,刘某等人承认利用计算机软件控制大量手机,虚拟数据骗取客户推广费的事实。

之后深圳民警还对与报案网络科技公司签订推广协议的广告公司进行了查处。“这家公司拿到订单后,全部外包给某联网络公司操作,属于共犯”。目前,两公司共有10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案情

获取广告并浏览全部“自动化”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目前仍能查到某联网络科技公司的信息,其经营范围为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广告等。

“其实这家网络科技公司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刷单赚钱”。办案民警陈维介绍,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均为20多岁、高学历的技术人员,但无论是专门负责开发程序的技术人员、负责推广业务的营销人员,还是联系业务的人员,都对公司“刷单”行为知情。

“这种手机墙我们也是第一次遇见。”陈维说自己也颇受震撼,但实际技术操作并不难。公司机房内,一个服务器会连接100部手机,可同时模拟人工点击广告,并完成自动浏览,全部是“自动化”操作。

某网络科技公司负责软件编程工作的刘某介绍,他根据公司需求编写了可以自动到指定网址点击、下载并安装运行的手机程序。并通过这些手机程序的自动运行来模拟完成对客户要求的广告平台进行刷单。

此外警方了解到,为应对广告方的反作弊程序,公司还有专门的技术部门,负责租赁网络VPN服务器来模拟不同的网络地址,造成软件是从不同地点、不同网络地址的假象,骗过反作弊程序。

除去已经在操作的手机外,民警还在涉案公司的库房内起获5000多部尚未投入使用的手机,10个成捆堆在纸箱里。“这些都是国产智能手机,起初买的都是新机价格在千元左右,后来为了节省成本,他们库房内新购的都是二手手机,价格在400元左右。”

据一涉案人员称,线下推广工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从而用虚假数据来满足广告主的推广需求,就能“毫不费力”地赚取对方支付的推广费。

陈维介绍,根据报案网络科技公司和广告公司的约定,推广是以地推、平台推广及广告推广等方式进行,双方合约期限在10个月左右,推广任务实现后,支付全部费用,共计1000万左右。在报案时,网络科技公司已经支付了几百万的费用。

办案民警表示,此案件是深圳破获的首个刷广告获利的“黑产”,“所谓黑产,是已形成黑色产业链,随着手机移动互联网兴起,越来越多的公司有推广需求,也产生了这种刷单公司,这类诈骗行为取证、锁定难,隐蔽性高,真正签约的公司并不是实施作案的公司,因此打击存在难度。”

本版采写/新深圳记者梁嘉灵

本版图片/警方供图

上一篇:长治前纪委书记马彪免职的前后
下一篇:交易所不是避难所!美团上市后仅4个交易日,股价破发,负面频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