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 > 内容

河南新乡不同法院惊现相同“笔误”潜规则或危及金融稳定
发布时间:2018-10-10 15:21:20   作者:不详

近日,媒体报道河南省新乡县人民法院法官借口“笔误”修改裁定结果一事后和新乡县同属新乡市管辖的封丘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法官借口“笔误”修改裁定结果的裁定书也浮出水面。令人惊讶的是两份裁定书的“笔误”几乎一字不差。而这两个“笔误”裁定和之后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复议裁定,令许多银行界人士慌恐不安。

不同法院相同“笔误” 律师:潜规则

不久前,案外异议人王建华对新乡县人民法院将执行款3050万元支付给新乡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简称:县农信社)提出书面异议,新乡县人民法院下发了(2018)豫0721执异2号裁定书。裁定结果是:

“驳回案外异议人王建华的异议请求;

“案外人、当事人对载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该生效裁定书发出12天后,新乡县人民法院法官便以“笔误”对裁定书进行了修改。修改过的裁定书不仅“更正”了“笔误”,而且更改了裁定结果。

新乡县人民法院“更正”过的裁定书文号为(2018)豫0721执异2—1号。该裁定书全文如下:

“我院于2018年2月11日裁定的案外异议人王建华提起的申请执行人新乡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执行新乡市升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升华公司)借款、担保纠纷一案的(2018)豫0721执异2号执行裁定书有笔误,现更正如下:

“裁定书第3页倒数第2行‘第二百二十七条’应为‘第二百二十五条’。

“裁定书第4页第6行‘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应为‘对本裁定不服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无独有偶,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和新乡县法院同属新乡市管辖的封丘县人民法院。封丘县法院法官同样以“笔误”为名修改了已经生效的裁定书。

封丘县人民法院编号为(2018)豫0727执异27号之一裁定书全文如下:

“本院于2018年7月17日对案外人新乡市红旗区小牛面馆与申请执行人柴祖平,被执行人崔金华执行异议一案作出的(2018)豫0727执异27号民事裁定书中,存在笔误,应予补正。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裁定如下:

“(2018)豫0727执异27号民事裁定书第3页倒数第一行中‘第二百二十七条’补正为‘第二百二十五条’,第4页第6、7、8行‘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应当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补正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自本裁定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记者将两份因“笔误”修改过的裁定书进行了比对,发现两个不同法院下发的裁定书,“笔误”部分一模一样,修改过的“内容”一模一样。两个裁定书同样在修改“笔误”的同时,修改了裁定结果。修改过的裁定书裁定结果也一模一样。

两个不同的法院 “笔误” 何以如此相同呢?

“这是潜规则!”当地一不愿透露姓名律师告诉记者,在新乡市基层法院对案外异议人提出的执行异议,通常情况下都是驳回。一旦某方当事人与上下级法院法官达成某种共识或约定,基层法院就会以“笔误”为名对已经作出的生效裁定进行修正,将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交由上级法院复议。不出意外的话,上级法院会很快下发复议裁定。裁定结果与基层法院最初的裁定来个180度大转弯,正好相反。

事实似乎果真如此:

在新乡县人民法院“更正”过的裁定下达不久,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8)豫07执复21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结果确如律师所说,与新乡县人民法院最初裁定的结果正好相反。

县农信社办公室主任杨先生说,新乡市中级法院的这个复议裁定,将直接导致县农信社损失上千万元。

中级法院复议裁定引发银行界人士不安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豫07执复21号执行裁定书的下达,不仅意味着县农信社将损失上千万元,同时也引起了一些金融界人士尤其是银行业信贷部工作人员的慌恐和不安。

一个简单的执行复议案件何以引起如此大的反应?

华夏银行某营业部法律顾问崔先生指出,表面上看,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8)豫07执复21号裁定,只是针对案外异议人王建华对新乡县人民法院将执行款3050万元支付给县农信社提出的书面异议作了一个裁定。但此裁定书传递出的核心含义却是,即使县农信社与升华公司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或《抵押合同》,如果还有其他债权人,法院也不支持县农信社获得除本金以外的其他利益或损失补偿,如利息、复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县农信社为实现债权的诉讼费、律师费等一切费用。

县农信社办公室主任杨先生表示,县农信社对外发放贷款时都会对借款方的资质、实力、诚信、资产状况进行全面的了解,并签订《抵押合同》或《最高额抵押合同》,以确保放出去的贷款能相应获利并安全的收回。但新乡市中级法院的这个裁定,直接剥夺了县农信社在诉讼中本金以外利益的优先受偿权利,危及了银行资产的安全性。

“比如本案中,经新乡县法院审理判决,升华公司应支付县农信社连本带息及违约金等各种费用共计3050余万元。如果按照新乡市中级法院的复议裁定,县农信社不仅要从已执行到位3050余万元中退回550万元给案外执行异议人王建华,目前在新乡县法院账户上本应给县农信社的200余万元执行款也会落空。不仅如此,县农信社与升华公司的另外一场官司,也面临类似问题。按照新乡市中级法院的这个复议裁定,县农信社还将再损失约800万利息。”杨先生解释说。

光大银行某信贷部经理王先生对杨先生的说法很有同感。王经理告诉记者,《抵押合同》和《最高额抵押合同》是银行系统发放贷款时最主要的合约形式,也是对银行资金及利益最主要的保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这个复议裁定则颠覆了这一行业规则,大大增加了银行对外贷款的风险性,意味着即使签订抵押合同,银行也只能收回本金,是对银行资金安全及利益的巨大打击。

“银行贷款的安全性及收益在很多时候都是依赖抵押物的拍卖来实现的。如果抵押物变现后,钱可以被其他没有签订《抵押合同》的债权人拿走,对银行来说再签订这样《抵押合同》还有什么意义?!。”中原银行一营业部客户经理对记者说。

原大业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中国银行和德国国家银行合资金融企业)曲知非总经理指出,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8)豫07执复21号裁定一旦成为判例,且被他案广泛效仿,将会在金融系统引发恶劣影响,甚至对长期以来形成的行之有效的信贷保障体系带来冲击,严重影响我国的金融安全。

法律专家:法官曲解法律条款 为虚假诉讼打开绿灯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看起来头头是道的执行复议裁定书,怎么会让众多的业内人士感到慌恐和不安。是法律错了,还是法官错了?!

民商法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中国行为法学会李副会长指出,通览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豫07执复21号裁定书,你会看到整个裁定书逻辑关系混乱,似乎在玩文字游戏。比如裁定书中根据字典反复论述“最高额”含义及范围都包括那些等等,都是在误导人们偏离对核心法律条款的关注,让人看不懂看不出其具有说服力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这个裁定书里甚至把基层法院裁定书的文号都写错了(不知道这个错误是故意还是无意)。

“‘最高额’意思还需要查字典才能理解吗?”李教授说,《最高额抵押合同》就是《抵押合同》,只不过《最高额抵押合同》是对一段时间内多次贷款总额进行了限定,与贷款方如何还钱无关。贷款方还钱的范围都写在了抵押合同里,法官无须解释,只须认定即可。

李副会长解释说,金融系统所有的《抵押合同》和《最高额抵押合同》几乎都是一样的,当贷款方不能如期履行还款义务,需要用抵押物变现来偿还时,偿还的范围就包括本金、利息、复息、违约金以和为实现债权而采取的法律手段及由此而产生各种费用,这些内容通常都会在《抵押合同》或《最高额抵押合同》中偿还范围中显现。

“县农信社与升华公司签定的《最高额抵押合同》第二条白纸黑字写着:‘抵押担保范围:抵押人抵押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本金、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诉讼费、律师费等抵押权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当升华公司需要用抵押物偿还贷款时,偿还的范围自然包括信用社的本金、利息、复息、违约金以及信用社为实现债权而采取的法律行为所产生诉讼费用等等。”

有人提出,王建华与升华公司之间也是借贷关系,王建华不仅赢了官司,而且还首先查封了升华公司的财产。在升华公司有多个债权人的情况下,法院不能把所有的钱都给县农信社,不给其他债权人留一杯羹。

“表面上看,王建华的要求并无不当,法院似乎也应该分给他点钱。”法学博士、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职业伦理教研室许主任说,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王建华与升华公司之间是普通的民事借贷关系,双方之间借多少还多少并不透明。有的时候很有可能因为某种原因,比如,为了分割债权,双方虚假借贷,这种情况在民间时有发生。因此,《担保法》规定,类似王建华与升华公司这样的借贷关系不能对抗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

“也就是说,王建华无论借给升华公司多少钱,如果这种借贷没有在相关机构办理抵押手续,他就不能对抗县信用社和升华公司之间抵押合同。这也意味着,一旦抵押物变现后不够或仅够偿还县农信社的钱,那么王建华就有可能拿不到一分钱。”

许主任强调,可能有人认为,这对王建华不公平。但实质上是公平的,因为信用社贷给升华公司钱时签定的是《最高额抵押合同》,并在相关机构办理了抵押手续。这也意味着县农信社和升华公司之间的借贷关系是透明和可预测的。王建华完全可以据此决定是否借款给升华公司。

“一个是相对公平、透明、合法、合理的借贷关系,一个是高息、不透明、甚至有可能是虚假的借贷关系,两者相比较法律当然保护前者,而不是后者。”

许主任认为,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8)豫07执复21号裁定之所以引起业内人士的恐慌,不是法律错了,而是别有用心的法官曲解法律条文的结果。这个过程从一审法院延续到了二审法院,令人震惊。这个裁定给投机取巧者、企图违法谋利者创造了机遇。这样裁定的出现,不排除其中暗藏腐败。

记者曾多次向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和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查看王建华诉升华公司一案卷宗,两级法院均不置可否,至今在法院审判网上也无法查到该一审法院判决书。

据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景永利透露,纪委正在就王建华与升华公司间是否存在虚假诉讼一事展开调查。

景先生透露的信息似乎映证了专家的分析。

相关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三条本法所称抵押,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不转移对本法第三十四条所列财产的占有,将该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依照本法规定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

前款规定的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抵押人,债权人为抵押权人,提供担保的财产为抵押物。

来源:http://bbs.xinwangdai.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3280

上一篇:湖南株洲一集体土地变为国有“出让”地 村组竟不知情?
下一篇:广州海珠区梁炳赞的维权之路

发表评论